雏田本田昂

TO 雏田本万

龙虾天皇:

躺在桌子上小睡。本是给自己偷偷私加的“恩惠”,想着痛痛快快扒在桌上四肢放松半小时,定是极幸福的……


啊……


仍是不适宜。


僵硬冰冷的木桌咯住我的胸前,我已经累到没有力气挪动了……一点点扣着笔套,我又睡不着。


有点想李京泽了。


他总是这样,我愈累的时候他却愈不在我身边了。


想打个电话给他,又肯定会打扰他的工作啊。毕竟,我们最长的一次异地通话也不过二十分钟。


手上的表每一秒响一次,金属敲击的声音在空旷的图书馆里显得格外清晰。我刚刚为了提神,把图书馆的窗户打开了,现在风一阵一阵吹在我身上,还有些冷了。


我裹裹大衣,心里明白的很。若是有个人能陪我分担这微凉的风,也不至于有这样冷了。


我知道李京泽为什么喜欢我。尽管他打死不承认。但我有自知之明,他喜欢我的乖。喜欢我的安静,喜欢我那副傻傻的,不知所措的姿态。


我的自知之明是过量的。我还明白,我可能一辈子都配不上李京泽。


……


啧,这话,真酸啊


我察觉到我的自卑了。这个不是对的。我起身去果断的关了窗户,任何让我不爽的东西都不应该存在。


坐回椅子。我发了一通短信给李京泽。


在顷刻间做的决定。像一个喝醉的女孩儿一般不理智,像被刚刚扑脸的风灌醉了咽喉,头脑。


大约两点吧,我从图书馆走出来,顺便帮大爷关了灯。鳞次栉比的教学楼们早已隐藏在夜幕中,一盏打破了雕花玻璃的小破灯独自亮着。我想,除了我,大概没人会在这里呆到两点了……


突然,我被远处突然打开的大灯晃了眼睛,那凶猛的白色车灯晃得我睁不开眼。我赶紧抬手把眼睛挡住。


啧……


我似乎从微眯的眼缝里,看到一个逆光而来的人影。他黑色的大衣摆被风往后吹了一点,说不出的高贵优雅。我有点发愣,想他的衣裳真的好宽松……


下一秒,我突然被这件大衣拥在怀里了。


他的手掌扣着我的头,另一只手慢慢在我的腰部摩挲,轻轻的拍打……


说实话,我懵了,我被吓了一跳。直到扑面的浓郁的薄荷味灌进我微张的嘴里,我才知道他是谁。


我想我终于回魂了。也想起来,我刚刚与上帝开了一个多大的玩笑。


他的动作一直没有停。我抿了抿嘴,抬手覆上他的背。脑袋也温顺的被扣在他肩上……


“你怎么回来了……”他的肩窝里很暖。搞得我这一句话像傲娇的一句嗔怪一样,闷闷地作声。


李京泽温和的声音从头顶传来:“我以为,你会把我推开,然后说,‘不许乱动,我们已经分手了扒拉扒拉……’这种话呢。”


他的声音不似往日一般清亮,洒脱,却很沉闷。我不喜欢这样的他。把手慢慢往下移,箍住他的腰。


他没有什么变化,我难过地蹭蹭他的大衣:“对不起……”


“小坏蛋。”


“以后不要乱说了好不好?我真的很担心你……”


“害得人家开了三个小时的车……又在车里等你两个小时。”


我噗地一声笑出来,没什么气力地锤他一下:“少撒娇了……”


他顺势握住我的手揉了揉,又扣在手心里捏,我被他扑面而来的霸气和温柔打得晕头转向。脸红了吧……我想我的脸肯定有点淡淡的粉。



“不许再迷糊了王昊!还有,对不起。”我的头刚好抵在李京泽肩上,能感受到他大衣下一抖一抖的肩膀。


“我知道我最近太忙了,都没时间陪你约会,再等等,再等等好不好,等过了年前这几天,公司稳定下来了,我就天天陪你,我们结婚,我们永远在一起……”


他不停地承诺着什么,我确是左耳进右耳出。其实我心里比谁都明白,对我来说,他这样一个温暖的拥抱,比这些承诺都珍贵得多。


幸运的是,两样我都有。


!我真是个笨蛋,他在外面又是夜间呆了两个多小时,能不冷吗?他也是笨蛋,怎么就不知道多穿点呢?


“冷吗?”我急急握住他的手。


“我……”他的喋喋不休被打断了,又似乎被这突然的一句打得摸不着头脑,一时懵住了。


我赶紧把他推进车里,然后转身也上了车。


“走吧,我今天住你那里。”我系上安全带。


他开心地像个孩子似的眯了眯眼睛:“不住校了。”


我迫不及待地打断他:“我陪你。”